春潮涌动 跨海区实战化演练在这里展开
来源:春潮涌动 跨海区实战化演练在这里展开发稿时间:2020-04-01 07:20:42


3月25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主任赵剡和加拿大温哥华总医院等多家医院近30名医生举行了第一场正式的线上交流会议,聊的都是很具体的临床问题,“比如国外患者的症状与国内有些差异,病毒是不是可能出现了变异?哪些病人的病情可能会变严重?如何避免进一步感染?”

彭志勇:我是ICU的医生,到我这边的患者都属于重症了。交流中的感觉是,国内的患者会有肾脏功能损害,但是国外患者表现得更加严重,他们肾脏的损害很厉害。

▲彭志勇。图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

彭志勇:有意大利北部的医生问我,病人数量增加后,ICU应该如何运转?我说ICU的床位可能会不够,你们要准备很多床位,准备很多医生、护士和防护用品。他们医院的ICU本来有20张床位,后来做了计划,要把ICU床位增加一倍或两倍。

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临床试验。像法国,现在病人很多,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临床研究其实不难,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病人数量急剧减少,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

赵剡:是的。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你不能隔离一辈子。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

彭志勇: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新冠肺炎流行期间,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研究发现,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

我的感觉是,西方国家非常强调勤洗手的作用,但他们认为只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远就不会有其他问题,所以对戴口罩的重视程度不够。他们觉得戴口罩会让呼吸不自由。但戴口罩是非常有用的防护措施,这也是我每次分享的时候反复强调的。

彭志勇:国内可以搞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但是在西方国家,如果要把所有轻症病人找个地方一起隔离,这个是做不到的。第一,不可能把所有人强制拉出来;第二,他们其实可以在家隔离。中国人的房子太小了,没法居家隔离,但是美国人房子很大,所以我们会建议他们在家自我隔离。

新京报:病毒的这种变化,会让诊断和治疗更困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