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前声声鸣笛 为抗疫烈士和逝世同胞志哀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近乎惨烈的方式证明,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唯有团结合作,才能共克时艰。但在西方舆论中,总有人喜欢把疫情政治化,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和污名化,把中国当成“替罪羊”,向中国“甩锅”。

据西班牙卫生部官网通报,过去24小时,该国新增602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确诊130759例,累计死亡12418例。

由于预期羟氯喹将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种成功药物,美国已经储备了约2900万剂羟氯喹,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要求莫迪帮助美国获得数百万剂的羟氯喹。

为什么这时候炒作“低估死亡人数”的说法?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截止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死亡8000多人。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他们却做不到?“低估数据论”能让某些政客、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病例增加速度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

上周六,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迅速通过了羟氯喹的临时审批后,这种抗疟疾药物正在和其他一些药物的组合用于治疗纽约的大约1500名新冠肺炎患者。特朗普对记者表示,这种药物正在产生积极的效果,如果成功,这将是天赐的礼物。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

当地时间星期六,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在当天上午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通话,并请求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羟氯喹。“今天早上我给印度总理莫迪打了电话,他们生产了大量的羟氯喹,印度正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特朗普说。

根据一些初步研究结果,特朗普政府正期待使用羟氯喹这种已有数十年历史的抗疟疾药物来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美国卫生专家预计,在未来几周内,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美国可能会有10万到20万人死于这种病毒。

“中国原罪论”不值得一驳。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欧洲、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有美国科学家认为,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采用中性的名称,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